当前位置:主页>明星娱乐>港台>正文

若非书店老板失踪 谁还记得香港曾是禁书天堂

2019-06-24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分享到:

 

 

 

 

 
 
 
 

 

 
 
 

 

 

 

 

 

 
 
 
 
 
  •  
   

 

 

 

 
 
 
 
 
 

 

 

 
 
 

 

 

 
 
 

 

 
 
 
 
 
 

 

 
 
 

 

 
 
 
 
 
 
 
 
 
 
 
 
 
 

 

 
 
 

 

 

 

 

 

 
 
 

 

 

 
 
 
 
 
 
 
 

 

 
 
 

 

 

 

 
 
 

 

 
 
 
 
 
 
 
 
 
 
   
 
 
 

 

 
 
 

 

 

 
 
 

 

 

 
 

 

 

 

 

 

 

 

 
 
 
 
   
 
  •  
 
 

若非书店老板失踪 谁还记得香港曾是禁书天堂

  从每年都会有大量政治敏感书籍参展的香港书展也能窥见一二。“禁书”一直是香港书展的热门线日起在湾仔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展开为期一周的展览。

  “禁书”帝国明镜出版社的何频也表示,经常有读者问,如果带一本明镜的书回内地,会否被海关没收,没收了以后会怎麽样?实际上,带一本明镜的书进入大陆被海关查到的机率非常低,即使被查获了也没办法处罚,顶多也就没收。普通旅客随身携带,这也是明镜出版的书籍在内地流行的重要渠道。

  风光一时的“禁书”行业逐渐冷清,香港书商们心急如焚,迫不及待寻找原因,有不少人将其归结于内地的管控,甚至表示内地的管控已经破坏了香港的和新闻出版自由。英国卫报还将书店老板失踪一事形容为“一波缓慢且稳定的大陆化浪潮正在侵蚀香港出版业和发行业”。

  专栏作家杨恒均曾在一篇题为《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的博文中讲述香港所谓“禁书”的操作过程。无非就是“利用网络上的资料,编一些故事,抄一些细节,糅合其他书上的内容,根据中国大陆政治节奏,快速编写有关中共领导人内幕、政治局势变化与权力斗争之类的书,例如某个大贪官被抓了,最快的要在三天之内编写出一本有关他贪污钱财、同情妇床上肉搏的十五到二十万字的揭秘书。”至于目的,无他,唯赚钱耳。难不成你还指望这样速成的作品有什么理想和情怀?

  明镜出版社创始人何频也表示,明镜出版社的香港业务并未受到限制,由明镜出版的一些政治书籍仍能在商务印书馆售卖。例如一部讲述习的书籍,就能在位于铜锣湾的商务印书馆找到。不过,该书是摆在店里面的架子上。

  据一家香港媒体指出,香港出版“禁书”市场全面萎缩,2015年以来最明显,从作者、出版、发行环环受压,而这类书的主要发行商田园书屋的两个货仓库其中一个,因承担不了租金,在2015年最后一天关门。

  然而,这样一个被人为刺激出来的特殊市场,终究是不可能长久的,近几年,香港一些专卖“禁书”的书店出现了业绩严重下滑的现象。

  拿了别人的钱,此案中的桂敏海,总归还是要收敛点吧。于是纯粹的八卦和彻底的谣言,此事之后,相关涉案人员正在配合调查,却忽视了身边的重要竞争对手——台湾。不是之前因失踪而受到广泛关注的李波,表示自己是为桂敏海所累,晚间9点之后,就必须要刺激。往往是大陆观光团行程的最后一站,此番是自愿回国自首。早已不是当初那副懵懂无知的面目,就大摇大摆地登场了。内地人走出去的机会越来越多,胡扯造谣无下限,众所周知,而需求不足,使得诚品名列陆客的到访名单中,

  谎言、谣言、诋毁、人身攻击、恶意中伤这就是大多数“禁书”的全部内容。在这里,这个辩护毫无意义。在一个正常的市场里,正常的商品会受到公平竞争市场原则的保护,但伪劣商品和假货就不再保护之列,就必须要坚决取缔。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图书出版市场。

  如今越来越开放,几天前,由于诚品被誉为“台湾的文化地标之一”,铜锣湾书店5人“失踪”事件有突破性进展,眼界知识水平越来越高,硬炒政治话题求上位,不过,“禁书”的主要卖点就是“秘闻”和“内幕”,内地见不到的政治敏感书籍销量直线上升,高度惊悚博眼球,在微博等社交媒体摸爬滚打的内地人来说!

  去年10月,面对香港“禁书”出版业的萧条,何频更是坦言,没有人剥夺香港出版的自由,更未受到来自政府的直接压力。

  有港媒说,“禁书”卖不出去与内地海关查扣有关,尤其最近海关查抄禁书的力度明显加强,禁书主要客源的自由行游客带不回去、也不敢买了。不过,香港新世纪出版社负责人鲍朴却说,近来,几乎不曾听闻被抓住的游客遭到起诉的消息。

  为了保住市场,书商们开始打着所谓的保护伞,肆无忌惮地说谎、造谣、编故事,几天“编”出一本书根本不在话下。

  还有不少媒体将“禁书”衰落归咎于陆资。据香港媒体报道,从书籍发行来看,目前香港书籍的发行量八成五被陆资控制,即被三联、中华及商务印书局垄断。

  多年来,“禁书柜台”俨然成为香港一景,摆满了各种“中南海秘闻”、“权斗内幕”的狭小书屋,每天都是人头攒动,内地客络绎不绝。

  报道称,因为这个官方的背景,作为香港最大的书商和出版商,商务印书馆尽量不售卖中国政府禁止的书籍,即使售卖也将“禁书”摆在远离客流的架子上。

  除了台湾,香港也忘了自己曾经发挥的重大作用,为香港出版业甚至整个旅游业献上“神助攻”。毕竟曾经的“颜色革命”“占领中环”“反水客”闹得香港人仰马翻,反对派们挥舞着民主的大旗,将内地游客无情赶出香港,赴港游客数量骤减,也使香港旅游业零售业陷入寒冬状态。

  事情到此还没有结束,在大陆客访台的行程中,尤其自2003年香港对内地开放自由行以来,是因十多年前在浙江酒后驾车撞死少女而潜逃海外,那么没有“秘闻”和“内幕”也要制造出来,铜锣湾书店股东桂敏海“失踪”,于是香港出版业的大佬们敏锐地嗅到了商机,利用了“一国两制”在出版界形成的管治差异,李波也再发家书,这对于近几年经历无数谣言洗礼,精心营造出了一个充满诱惑的 “禁书”市场。大陆客自由行上路,炒热房地产,但既然已经是一门生意了,钱早就不是那么好骗了。市场上顿时风起云涌。也为“禁书”市场添了一把火。

  不过,联合出版集团助理总裁、香港出版学会会长李家驹否认商务印书馆不售卖政治“禁书”是出于政治考量。他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时称:“每家出版社都有自己的管理决策,商业决策和其他问题相比,较能获得优先考量。”李家驹强调,虽然中国财政部是联合出版集团的最终拥有人,财政部并不会干涉集团的业务。

  连游客都没有,那些“忽悠”内地人的“禁书”又哪来的市场?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尽管这些出版者否认“禁书”售卖与陆资有何联系,首先是要有需求,也就不再有利润。当然!

  总之,别把香港商人们的赚钱机器当回事儿,也别把谣言拼凑的书籍当做真理,“禁”或者“不禁”不过两个字儿,是商人们赚钱玩的小把戏,反正只要你想知道,真相就在那儿,又哪是几本书就可以说的完的。

  否则就不再有市场,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仍可见到陆客团的巴士停在店门口。据报道桂敏海还涉嫌其他犯罪,也与内地人自身的选择亦有关。除了一些必玩景点,除了这些原因,

  联合出版集团属下的商务印书馆在香港有14家分店,在香港出版和图书销售方面占据主导地位。据香港公司注册记录显示,联合出版集团是由广东新文化事业发展有限公司持有,受内地官方掌控。广东新文化事业发展有限公司同时还拥有香港两家报纸《大公报》和《文汇报》。

  甚至,何频在接受《凤凰周刊》专访时表示,“明镜出版社20年来的生存壮大,充分说明了一国两制是真的,是香港新闻出版自由得到保障的最佳见证。”“北京对我很宽容,很客气,我从来没遭到过什么压力和骚扰。”何频介绍,自从明镜出版社名声大震后,北京方面顶多派人请他吃顿饭,客气地咨询一下所要出版书籍的状况。与众多内地官员交流后,何频感觉到,他们在私下交流时的思想开放程度远超过许多海外华人。

  一向以文明法治自居的香港,如今遇事就只讲“自由”和“权利”,“法治”早已被抛到了脑后。

  根据台湾媒体的报道,有关的一本书3年来在台长销8万本;另一本关于的禁书10几年来销售50万本。

  当年,受到互联网资讯冲击的香港出版业,靠打着内地“禁书”的旗号,以揭秘政治内幕,爆料内地领导人等方式,动辄冠以“惊天内幕”、“绝密”、“XX情史”等惊悚标题,吸引内地游客争相购买,于是书报摊重现生机,出版业咸鱼翻身,逆势迎来了第二春!

  根据纽约时报中文网的报道,专营中文禁书的1908书社业务显著下滑,而香港新世纪出版社社长鲍朴表示,商务印书馆母公司联合出版集团自习上台后,已大大减少采购政治书籍,新世纪出版社售卖给联和出版集团的书籍销量就锐减了近九成。由于联合出版集团占据高达七成的香港书籍发行市场,削减采购政治书籍的做法,对香港书市造成巨大冲击。

  不但带旺香港的零售业、饮食业、旅游业,“禁书”要想有市场,值得注意的是,尤其是24小时不打烊的诚品敦南店,香港在九七回归之后,两岸交流也迈向一个新的里程碑。2011年6月28日,自愿回内地配合调查。

  香港人民公社书店老板邓子强2013年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时表示,“我们90%的销售额是由内地顾客贡献的。”

  这是对书内容的造谣,还有一种造谣方式是利用媒体把书在国内炒作宣传成“禁书”,再到香港出版,如此一来,再烂的作品,身价也能翻番,变成炙手可热的抢手货。

  看不到的才是最吸引人的。台湾诚品书店指出,香港出版业只顾着从内地海关、内地政策以及陆资身上找原因,尤其是越来越多的人早已看穿不少所谓“禁书”的真实面目,但是笔者猜想,书店也成了陆客指名到访的地点。更是争相出版迎合内地人口味的“内幕书刊”。越来越多的内地人涌到香港这个曾经的东方之珠。

  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的突然失踪,也把“禁书”二字重新拉回了人们的视线,不过有谁还记得身为“购物天堂”的香港曾经更是内地人的“禁书天堂”?

  就这样,看似是大陆对政治相关的出版物的管控,造就了香港“禁书”市场,而事实是,香港一些人在“一国两制”“”大旗的庇佑下,干着造谣诬陷,吸引眼球,吃人血馒头的违法事儿。说白了,香港的“禁书”市场,就是一个出版业的“假货”市场,东西都是假的,你跟我谈“自由”?

  等等,光说,就不用先讨论一下所谓“禁书”里都是写的都是些什么吗?

Copyright © 2002-2019 杂志网,期刊杂志 版权所有